咨询热线:18022118922

行业新闻

地理 | 什么是粤港澳大湾区的文化之脉?

粤港澳大湾区的文化之脉,指的是此地千年发展中最灿烂显著的生命潜流。这种处于隐藏状态的潜流就算不能如西江之水般流淌在地表,一眼洞穿;至少也还像南岭般有高低起伏,能让人捕捉。它不是来自别处,它就来自地缘、史缘和族缘的汇合,它是支撑地区发展的命脉,是一个地区的精神和灵魂。 广东,从纵向历史轴看,有农耕文化、海洋文化和侨乡文化。从横向地缘看,有广府文化、潮汕文化和客家文化。但在珠三角地区,其最为突出的莫过于海洋文化和其孕育的开放、包容和“敢为天下先”。 广东北枕五岭,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虽然地理格局相比中原大地有其封闭性,但对于海洋却是完全敞开。广东在其百越时期是否有海洋文化已无从知晓,但是在大秦的铁蹄踏入岭南之后,位于湛江市的徐闻古港作为已知的最为古老的港口却已清晰明确地告诉我们,秦汉时期此地便已有了海上丝绸之路。在航海技术不甚发达的彼时,彷佛眼前依稀能看到广东人敢闯敢干孤胆般的英勇。 但晋代以后,广州港后来居上,摇身一变成为我国最大的对外贸易口岸。此时得天独厚的珠三角也日渐兴起,成为四面八方货物的集散之地。搭载商船而来的除却奇珍异宝,更有异国的万种风情。千姿百态的文化在这里汇聚、碰撞和交融,繁华不请自来。 而此时,不仅有人不远万里满怀憧憬地走进来,也有人背井离乡悲情地走出去。清末民初漂洋过海的华侨数不胜数,他们用勤劳的双手不仅带回万千财富,还带回西洋的骑楼、碉楼……丰富着珠三角的多彩。 这种开放和包容不止于沿海,广东腹地也吸收着从古驿道缓缓淌来的中原文化,中国的传统文化遂与广东的本土文化融合,发展出今时今日闻名遐迩的广府文化。随着宋末中原移民和湘赣闽移民的到来,其建筑、饮食、戏剧不仅出现南北交融,亦有中西合璧。 清末,孙中山先生从康有为、梁启超等人手中接过敢为天下先的民主主义赛棒,使得广东一举成为近现代中国革命的策源地,并使民主革命的火焰熊熊燃烧在粤港澳三地,经久不衰。广东的文化之脉就这样不善腾挪地长久聚焦在以广州为中心的珠三角。 与珠三角的珠海紧邻的澳门,虽随着政权的变化一再被分配归属,但两千多年的风风雨雨里,其多隶属于广东。直到十六世纪中叶,葡萄牙人的到来,使得原属广东香山县的一个小渔村,一跃成为国际贸易自由港。 大量闽粤的商人和内地的居民蜂拥而至,通商和传教的英法德意等西方民族,以及越南、日本、马来西亚、印度等东方民族也从五洲四海汇集于此,大手笔掀起一片车水马龙。 在这片不足4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由于葡人有着明显的排外主义和种族优越感,所以就算葡人在地理上统治了澳门,但在精神上却与当地华人仍有一道深深的鸿沟。华人依然信仰自己的海神天后、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葡人依旧信奉自己以救赎得永生的耶稣。两个相互独立的文化,可谓井水不犯河水,各自有着各自的倔强。 不过,不得不说,400多年的岁月里,如此互相独立又相安无事的相处,无疑是世界众多殖民地中一道珍罕的奇迹。倒也感谢这不相融,成就了澳门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城市。其开放的姿态,终究是做了一件成就中西文化交流和对接的嫁衣。 与澳门一水之隔的香港,虽也有百年殖民地的历史,却与澳门大不相同。虽然英军于1841年占领香港时,其岛上只有居民寥寥几千余人,但由于内地政权更迭不稳,香港却因祸得福在英政府的统治下,逐步发展成世界性贸易城市和中西文化交流地,使得中国传统文化与英文化互相渗透,水乳交融。 而建国前后,因着内地的动乱,大批移民从全国各地涌入香港,不仅广州的整个十三行、沙面和西关的商业、建筑和广府风俗全部照样搬到了香港岛,劳动力的低廉还使得香港迅速取代了长三角,成为崛起中的东亚制造中心,并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起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香港就这样因开放和包容而强盛,出现了大批的寡头大亨,香港电视剧、香港电影也一度成为全民追捧。 随着改革开放的到来,邓小平在南方画了一个圈,使得粤港澳的文脉在临近香港的深圳又强劲地跳动了40年。文脉不可能一尘不变,但精神会一直在延续。早些年深圳一直被批评为“文化沙漠”,而深圳因开放和包容所创造的创新文化、商业文化和移民文化,又何尝不是文化? “中国文脉在今天,只有等待。”余秋雨在谈论中国文脉时无奈地说。但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其文脉的继承和发扬却不能等。 假若一个地区的发展,没有一致的价值观,一致的认同感,其发展无疑会混乱。例如地方保护主义和本位主义会使得不同城市之间协调乏力、重复建设加剧、资源竞争激烈、经贸合作出现摩擦等。这种情况在很多区域的发展中早已有过前车之鉴,自当要警醒。 幸好,粤港澳大湾区的天时地利人和样样俱全。与长三角、京津冀因产业、政治等兴起的区域不同,粤港澳同属珠江三角洲文化圈,犹如一母三胞。虽然这三胞百年来各自“成家立业”,有了独特的文化形态,特殊的政治制度。 但“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如今三者重新拥抱成一团,其发展协调的融合之重任,作为同根同源又有强烈感召力的血脉文化自应首当其冲,当仁不让。 其实,从粤港澳大湾区所对标的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东京湾区这三大世界湾区来看,其文化资源共享和文化服务不仅是重中之重,而且早已成常态。于是,面对粤港澳大湾区的文化建设,政学两界纷纷献策。 有人提出共建粤港澳大湾区文化遗产游径,“以历史为纽带,将粤港澳三地的历史文化遗产,进行有效地串联沟通,构建成一个极富特色和历史底蕴的‘粤港澳大湾区文化遗产游径’系统,共同展示三地的包容性和岭南文化特质。” 也有人提出“建立粤港澳大湾区粤剧联盟,大力推动粤剧文化传承与发展”。因为粤港澳三地已于2009年共同成功申报粤剧为非遗,以前三地的交流需要粤剧,现在更需要粤剧,粤剧就是一贴润滑剂。 可湾区的持续发展与互动融汇恐不是粤剧一行之力能行的,而应启用其开放、包容、敢为天下先的精神,更多的共建基础设施、共享文化资源、培育多元文化,形成更好的文化共同体,由此建构更美好的大湾区。 从粤港澳大湾区文化历史积淀与发展来看,粤港澳大湾区整体比传统更传统,比现代更现代。香港作为中西文化交融之地,既是美食天堂又是购物天堂; 澳门作为文化的博物馆,处处东西交融,各放异彩,是标准的打卡胜地;广州作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底蕴深厚的广府文化引人入胜,一探究竟;深圳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其独有的创新文化与自由文化让人心驰神往…… 粤港澳大湾区所包含的十一座城市,那些人物,那些故事,那些历史,那些遗迹,以及它们的有机组合,在中国大地几乎是空前的。形态不一,各具特色,风流婉转。 “一切灿烂,如果没有迸发,那就没有灿烂;一切壮丽,如果没有会聚,那就没有壮丽。”如果粤港澳大湾区这个世界级城市群的文化能集合冶炼,相信会愈发有魅力,愈发有内涵。 虽然文化感悟和政治使命不能混为一体。但眼前的蓝图昭示着,粤港澳大湾区不仅将助力中国经济的腾飞,也将为世界的多元文化格局增添溢彩,更会成为“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 乘着春风从佛山醒狮队伍里热闹走过,然后可以踏到澳门一睹古色古香的三大东方古刹旁怎样矗立着庄严肃穆的大三巴;在中山追寻过孙先生之后,就大步流星在江门放飞自我勇敢踏浪;而在广州登上小蛮腰之后,便可畅通无阻地漫步于香港的尖山咀,品味百态人生。 香港、澳门与珠三角文化同源、人缘相亲、民俗相近、优势互补。如果文脉能冲破层层束缚,开放和包容能无声延续,其融合发展便指日可待。 [1] 侯培江,尹伶俐.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进程中大湾区文化的时代内涵.广州航海学院学报,2017年12月.

2002-2017 中山市震威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