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18022118922

行业新闻

金融街一酒店单方通知业主减免租金被投诉

南都讯 “最近,开发商群发信息给我们业主,称因疫情当前,2月、3月还有4月半个月的租金不交了,几千名业主对此意见很大。”近日,位于惠州市惠东县巽寮湾、上市企业金融街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金融街金禧丽景酒店,被投诉“霸道强制业主减免租金”。业主们还质疑,金融街公司作为上市国企,对自己是业主的包括巽寮湾景区商业街商铺等物业,在本次疫情期间却没有带头向租客免租。

金融街(惠州)金禧丽景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常务总经理李忠德等人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回应称,酒店经营方“短信群发业主告知免租”方式确实欠妥,愿意向业主表达歉意,同时称金融街惠州公司名下商铺相关免租方案目前仍在审批。

南都记者昨日从惠东县巽寮湾滨海旅游度假区管委会获悉,该度假区会同市场监督管理所,已三次约谈金融街(惠州)金禧丽景酒店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有关负责人,建议酒店从与业主长远合作方面考虑,与业主进行协商,争取达成一致的租金减免方案。

据王先生等业主向南都记者反映,惠东巽寮湾海世界、海公园项目,由深交所上市企业金融街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属的金融街(惠州)置业有限公司开发,而金融街(惠州)金禧丽景酒店则由金融街(惠州)置业有限公司100%控股。他们于2017年底、2018年初相继购入巽寮湾金融街海世界、海公园项目的房屋,并按约将房屋出租给金融街(惠州)金禧丽景酒店经营。

“签约酒店是售房时开发商捆绑销售的模式。”据王先生等人反映,当时金融街惠州置业有限公司告知业主,买房必须与其旗下酒店金禧丽景酒店签订五年房产出租协议,协议期内由其统一对外经营,业主不可选择自住。出租合同规定将海公园房屋出租给金融街(惠州)金禧丽景酒店经营,出租期限五年。

3月9日,王先生等人收到一条落款为“惠州金禧丽景”的手机短信,内容称: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酒店经营遇到不可抗力因素暂停营业,依据《委托出租协议》第十一条,我司特向全体业主告知如下:2020年2、3月免租二个月;4月免租半个月。

“没有跟业主商量,业主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以群发短信的方式把我们2月3月还有4月半个月的租金自动给免除了,实在太霸道!”王先生称,他在收到短信后第二天即致电酒店方表示不予认可,认为未经合同双方协商一致,酒店单方霸道地通知广大业主减免租金没有依据。

“酒店经营方在没有与业主群体知会、商议及同意的前提下,借用政府倡议,擅自单方面决议将业主的微薄租金收入免去两个月及减半一个月,完全不顾虑众多业主面对疫情收入空缺,同时要还高额房贷、举步艰难的生活窘况。”3月13日,业主彭女士等还以书面的方式,向金融街(惠州)金禧丽景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提出请求:撤销单方面的告知决定,按照合同支付业主租金。

“目前国内没有任何文件支持平民业主全额减免2个半月的租金,只有国资产业支持中微小企业和湖北租户免租的提议。”王先生等业主还质疑称,金融街(惠州)置业有限公司对自己作为业主包括巽寮湾景区商业街商铺等物业,在本次疫情期间并没有带头向租客免租。

南都记者3月25日到巽寮湾景区走访看到,昔日热闹的巽寮湾海滩,如今几乎空无一人;原本客流量很大的巽寮湾商业街,目前只有三三两两的当地人在里面散步,商铺基本都处于停业状态,大门紧闭,没有进行复工复产。

公开资料显示,金融街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000402),2000年在深交所上市,公司类型为国有企业。金融街控股为2003-2019年中国沪深上市房地产公司10强。

就巽寮湾金融街酒店经营方要求小业主减免两个半月租金的依据、金融街公司有没有对其自有商铺等物业租客带头免租等问题,南都记者采访了金融街(惠州)金禧丽景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常务总经理李忠德、金融街(惠州)金禧丽景酒店客户关系部经理高婕等人。

高婕:对于因疫情防控不能履行合同的,属于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不可抗力,因新冠病毒防控停业导致无力支付业主固定租金依法依约属于不可抗力,而不属于遭遇正常经营风险而自行承担亏损的范畴。2020年3月9日,金禧丽景向业主发出告知书,要求至少减免2个半月租金,部分业主表示不满,引发了投诉。

高婕:我们通过短信向业主发布减免租金通知,因受限于短信平台发送字数,未能完整表述减免租金通知内容,为此向业主表示歉意。目前我司正在将详细情况通过其他形式知会业主,也恳请业主谅解。

记者:你们认为本次疫情属不可抗力,那么金融街旗下的商铺等物业,有没有向租客免租?

李忠德:我们惠州公司名下有商铺,但受疫情的影响,现在处于全部关闭状态。目前公司没有找商铺业主收租金。惠州公司一直在跟政府协商,帮助金融街商铺能尽快地复工复产,商铺没有经营,没有收入是比较严重的问题,因为有预算,同时我们也跟总部保持沟通,也报了方案,但还没有批复。关于租金减免,相信公司会考虑,具体情况现在还没批复。

高婕:有业主反对免租,也有一些业主打电话过来表示理解,具体有多少户业主同意免租,暂时还没有具体统计。

李忠德:因为我们有几千户业主,如果不能统一意见,是相对较难沟通的,公司从来没有关闭与业主的沟通渠道。在政府协调下,公司始终欢迎也希望可以跟业主代表进行正面沟通。

南都记者从惠东县巽寮湾滨海旅游度假区管委会获悉,该管委会同市场监督管理所已经先后三次约谈金禧丽景酒店有关负责人,深入了解情况,并建议酒店从与业主长远合作方面考虑,与业主协商,争取达成一致的租金减免方案。

据巽寮湾管委会相关负责人介绍,经查,金禧丽景酒店接受业主委托,代业主经营其所购的商品房,并与委托业主签订了《房产委托出租服务协议书》,以酒店经营模式对业主房屋进行经营管理。目前在巽寮湾经营管理的有海世界、海公园、阳光假日等度假公寓。受到新冠疫情影响,金禧丽景酒店旗下管理的业主委托房停业至今。

“突如其来的疫情给整个社会按下暂停键,带来的损失无疑是巨大的。”据统计,春节期间,巽寮滨海旅游度假区200多家与旅游产业相关的企业,住宿、餐饮、旅行团、营运拓展项目的退订订单金额超8000万元。今年春节接待2.37万人次(1月25日-31日住店人数累计),同比下降91.8%;2019年春节度假区整体收入达9136.62万元,今年春节(时间同上)收入仅585.39万元,同比下降93.6%。

“管委会目前在跟酒店方协调,也建议酒店和业主双方好好协商,因为疫情不单是酒店有所损失,业主也同样有损失,希望能尽量减少双方的损失。”巽寮湾管委会综治办负责人朱品良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称,他们已经对金禧丽景酒店方高层进行约谈,并要求酒店方就此事积极跟业主协调,“酒店方表示是依据合同条例减免租金,但政府现在正在鉴定此事究竟能不能纳入不可抗力因素,因为现在酒店方法务和政府咨询的法务,提的意见是不一样的,管委会希望能努力推动此事尽快得到解决”。

南都记者昨日获悉,目前已经有部分业主正在筹备走法律诉讼程序。据业主李先生介绍,计划法律诉讼的已签名业主,金融街海世界以及海公园加起来,目前大概800人,有关人数还在进一步统计中。

3月28日下午,在惠东巽寮湾管委会的协调下,针对上市金融街金禧丽景酒店被投诉“霸道强制业主减免租金”的问题,业主、酒店以及政府进行了三方会谈,但未达成一致意见。

“我觉得合同里的不可抗力是存在争议的”,业主陈先生表示,关于减免租金,业主有两种诉求,第一种是不同意减免,酒店方按照以往时间点支付租金给业主,第二种业主是可以同意延缓的,如酒店方确实受疫情影响,比如可以两个半月之后,再把业主的租金还上。

对此,金融街(惠州)金禧丽景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常务总副经理李忠德回应称,关于租金减免问题,是酒店方依据对合同的理解发的免租信息。他表示,为了减少业主损失,已经汇报领导计划清明节前试营业,“试营业也不一定有多少生意,但是我们已经积极和政府部门沟通,报备复工复产试营业。因为只要试营业,无论生意好坏,我们将按照合同履约支付业主租金”。

巽寮湾管委会综治办负责人朱品良称,租金减免问题接下来会跟法律专业人事进行沟通咨询。作为政府,希望业主和酒店方能友好协商来处理此次纠纷,如果双方确实是没办法达成一致的意见,业主可以考虑最终通过法律途径来处理。

惠州市人民政府法律顾问、惠州市律师协会会长杨择郡认为,疫情对酒店业产生影响是不言而喻的,但是否构成不可抗力不能草率认定。根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新冠肺炎疫情商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引》第四条规定,疫情或者防控措施对合同履行不构成实质影响的,当事人主张适用不可抗力,请求解除或者变更合同、减免责任的,不予支持。金融街自行认定疫情为不可抗力且擅自对承租人免租或被认定为越权行为。金融街出售酒店房产给业主后,业主就对房产拥有产权,包括出卖、出租及减免租金等处分权。业主与金融街金禧丽景酒店签订《房产委托出租服务协议书》,约定由酒店统一对外经营,这是一种特别约定,该约定对业主处分权做了一定限制,但没有改变业主与金融街的委托合同关系,是否给予房产承租人减免租金仍然属于业主专属处分权,金融街公司不得代为行使。

广东省社科院教授、南都智库专家、知名区域经济研究学者丁力认为,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生活的影响已经逐步显现。这个病毒以后会怎么样,大家心里都没有底,所以他认为这是典型的不可抗力。从帮助弱势群体的角度,老板如果主动免除租户的租金,也算是献爱心。但因疫情的不可抗力而必须免租,现在全国好像没有这种说法。不可抗力不等于说是只要业主承担,租客也要承担一部分,至于比重双方友好协商解决。因为不可抗力业主就必须免租,这个说法很牵强,肯定是要互相协商,因为法律上没有这么一条。从帮助弱势群体的角度,现在也有些地方,比如深圳,认为应该帮助一下租客,这种是可以的。

惠州一家大型商场负责人认为,小业主买房返租给酒店,相对来说自己的抗风险能力低,小业主需要承租方的租金去还房贷,银行不可能减免房贷。从合同角度说,业主没有减租义务。承租方当然希望业主减租,减少自己一些损失,更好渡过难关,这两者就存在矛盾。之前惠州有一些商场主动给商户免租,是公司行为,商场能扛一些风险,但不能一直扛。疫情带来的损失肯定要有人来承担,但不能单方面让业主来承担。这其实是一个链条,租户不要期望太高、业主能承担一部分,同时政府部门出台一些扶持政策,这样大家相对都能容易接受。

惠州此前出台了《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支持企业共渡难关的十条措施》,其中,在减轻企业租金负担方面,措施明确:在减轻租金负担方面,对承租市、县(区)两级国有资产类经营用房受疫情影响较大不能正常经营的民营承租企业,在疫情期间免收两个月租金,减半收取第三、四、五个月租金。鼓励大型商务楼宇、商场、市场运营方对中小微租户适度减免疫情期间的租金,由双方协商解决。

南都记者从惠东县相关部门获悉,惠东正严格落实上级有关指示意见,逐步开放旅游景点、餐饮堂食,限制性、分批次对旅游相关行业进行复工复产。同时,惠东也出台了《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支持企业共渡难关的二十条措施》,加大对困难企业的帮扶力度,包括推出的各类金融措施,给予企业复工复产支持与帮助。

南都记者获悉,深圳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3月17日发布了《关于疫情防控期间开展住房租赁有关工作的意见》。该意见提出,住房租赁各方当事人应本着守法守约、互谅互让原则,协商分担疫情造成的租金损失,任何一方不能违法强制要求对方作出让步。轻资产住房租赁企业与业主就租金减免未协商达成一致的,不能违法停止支付业主租金;协商一致的,住房租赁企业应将业主减免的租金惠及承租人。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保障承租人的合法居住权,不得违法违约驱赶承租人。

2002-2017 中山市震威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