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18022118922

行业新闻

中弘股份地标级烂尾楼33亿拍出 中植系携地产大

导读:据叩叩财讯独家获悉,在经过4月8日竞拍成交后,中弘大厦的确将迎来其真正的主人——在资本市场中叱咤多年的金控财团“中植系”即将成为这栋大楼的真正归属——“中植系”下属企业才是4月8日这场竞拍背后真正的买家。

在退市近一年半后,4月8日,随着一桩重要资产的成功处置,中弘股份的投资者和债权人们似乎又看到了“重生”的希望。

4月8日上午10点,经过24小时的线上拍卖,被称为北京CBD“地标级”烂尾楼的北京中弘大厦最终以超33.12亿元的报价成交而找到新归宿,这一最终的成交价格更是超过起拍价达10.5亿元。

作为中弘股份的重要资产,当年因连环债务危机而濒临退市边缘之时,这栋被中弘股份实控人王永红寄予厚望的中弘大厦就曾被视为拯救其脱离债务泥潭的救命稻草,然在种种不济的时运之下,中弘股份依然未摆脱成为史上跌破面值退市第一股的命运,而中弘大厦的处置,也因为其中繁复的债权关系和高昂的价格而被搁浅。

自2017年停工烂尾之后,中弘大厦这栋曾被冠以“稀缺品”、“商业传奇”、“最受投资者青睐的投资品“等称号的写字楼,已经孤独地耸立在朝阳路与慈云寺桥交叉口西南角三年之久,与四周的繁荣与繁忙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据4月8日当天的拍卖信息显示,以超过33亿元之巨接盘这一曾被京城地产圈视为“烫手山芋”的中弘大厦的为北京植晟云厦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植晟云厦”),工商资料显示,北京东富嘉吉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东富嘉吉”)持有“北京植晟云厦100%股权,再向上穿透后,东富嘉吉的实控人则为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下称“东方资管”)。

从此前在中弘股份已披露的逾期债务信息显示,2016年底,中弘曾与大连银行北京分行签署委托贷款合同,东富嘉吉通过后者向北京中弘发放贷款25亿元,期限为3年,年利率9%。2018年后,该25亿元借款多次发生逾期,成为不良债权,而位于北京东四环的中弘大厦则正好是上述借款的抵押资产。算上利息与违约金等,该笔债务金额目前已达33.64亿元,而这一数额也几乎与单日中弘大厦的成交价相当。

“中弘大厦真正的买家并不是东富嘉吉及其实控人东方资产管理公司。”4月8日,一位接近于该笔资产拍卖的权威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虽然是以北京植晟云厦的名义参与竞拍,但中弘大厦的真正接盘方另有其人。

据叩叩财讯独家获悉,在经过4月8日竞拍成交后,中弘大厦的确将迎来其真正的主人——在资本市场中叱咤多年的金控财团“中植系”即将成为这栋大楼的真正归属——“中植系”下属企业才是4月8日这场竞拍背后真正的买家。

“包括资产内部债务的处置以及与法院方面协调该次拍卖的种种关系,中弘大厦的整个项目的处置都是由‘中植系’方面一手推进的,在获得相关资产后,‘中植系’方面也正计划引入另一家颇有实力且业界知名的上市地产公司共同操盘中弘大厦的后续开发运作。”上述知情人士表示,这样的结果不仅将化解中弘股份内部最大的债权纠纷,也将为中弘股份之后的债务重组、盘活资源创造条件。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植晟云厦成立于2019年12月13日,法定代表人为王琦,注册资本1000万元。

“北京植晟云厦将计划成为之后中弘大厦相关资产的经营和运作主体。”上述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的名字也透露出了此次中弘大厦真正归宿的玄机,“‘植’便是代表‘中植集团’,而‘晟’则代表的是中植集团旗下知名的资产管理公司‘中海融晟’。”

“此次‘中植系’接盘中弘大厦,无论对于中植系、中弘还是债权方东富嘉吉及东方资管,应该都是目前能看到的最好的资产处理方案。”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早在2017年底,陷入资金困境的中弘股份曾谋求出售中弘大厦,斯时,该资产估值60亿。据称融创曾欲出价30亿元收购,但最终因报价太低,中弘拒绝了孙宏斌。

2018年,东方资管曾多次将中弘的一户不良债权以起拍价25亿元放到网上及交易所拍卖。这笔债权的抵押物正是中弘大厦的在建工程及分摊的土地使用权,结果均以流拍告终。

“接手中弘大厦的风险要素太多了,包括市场风险、政策风险、后期处置都是问题。”上述知情人坦言,要接盘中弘大厦,除了既有足够的资金和强大的房地产操盘能力外,还需要能搞定本地的政府关系,而中弘股份一团乱麻的债务纠纷,更是中弘大厦烂尾的根源,而就让不少有试图接盘的地产人士望而却步。

2017年,中植系通过其旗下公司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后简称“中泰创展”)分别向中弘关联企业分两笔发放贷款共计18亿,最终也毫无疑问,这近二十亿债务也形成违约。

2018年10月,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与宿州国厚城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及中泰创展控股有限公司共同签署了《经营托管协议》。中泰创展和宿州国厚将在管理人员和债务重组等人、财、物的日常经营、管理或处置多个方面对中弘股份进行托管经营。

“托管方、债权人的多重身份,使得‘中植系’成为了化解中弘股份相关债务重组问题的关键,相较其他外部资本,由‘中植系’牵头主动收购相关资产,再通过引入外部合作者盘活,不仅解决了中弘股份现有的债务问题,更为中弘股份之后的重组带来了一线希望。”上述知情人士分析道。

据叩叩财讯获悉,虽然目前工商资料显示,东富嘉吉依然为北京植晟云厦的唯一股东,但东富嘉吉早前已经将中弘方面的有关债权“悄然”转让给了“中植系”相关关联公司。

“中弘大厦之前复杂的债权关系在经过中植系与东方资管的协调后,已经理顺,在完成拍卖后,中弘大厦资产从中弘体系内剥离,中植系成为了其真正的主人。”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显然,无论是东方资管还是“中植系”本身,其对于商业房地产的布局与操盘都是缺乏经验的。要盘活中弘大厦这一全北京皆知名的“烂尾”项目,如果没有在商业地产行业拥有相当资深经验的团队协作,则基本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本次中弘大厦的拍卖的公告称,竞买人需完成整体在建工程的全部续建工作,相关续建成本亦由竞买人承担。且因在建工程情况复杂,关于该在建工程后续建设、竣工验收等相关问题,由竞买人自行赴相关主管部门核实情况,对可能存在的未知风险由竞买人自行了解,自行承担。该在建工程的后续相关手续由竞买人自行办理,并承担相应费用。

据叩叩财讯独家获悉,针对中弘大厦的后续资产运作,“中植系”方面已经拟引入一家颇有实力的资深地产公司合作操盘,该地产集团上市多年,国内行业排名前十,近年来,虽然整个地产行业增速承压放缓,但该集团业绩均保持了较大幅度增长,在国内多个一二线城市,也皆有其地标性建筑。

“目前还在进一步沟通洽谈,相信不久便会有结果,如果双方能顺利达成协议,中弘大厦的重生则可以期待。”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随着中弘大厦资产的成功处置,退市股中弘股份的投资者们似乎也同样看到了“重生”的希望。

“中弘大厦是目前中弘股份中比较优质的资产,也是中弘股份债务重组的最大难点,今次的成功拍卖,也算是开了一个比较好的头。不过即便如此,中弘股份的债务重组之路还是路长且阻。”一位长期跟踪房地产行业的券商资深研究员坦言,中弘大厦的处置虽然化解了中弘股份目前最大的一笔债权纠纷,但中弘股份实控人王永红留下的烂摊子要在短期内完成重组,还基本上是不现实的。

2018年11月8日,身藏着无数黑洞的中弘股份作为“仙股”正式退市,成为A股首例跌破1元的退市股和第一只退市的房地产股。

在避走香港多年后,其实控人王永红最终选择在2019年6月归内地投案。而中弘的购房者、债权人等早已开始了旷日持久的司法程序,济南、浙江等中弘的项目被放到网上进行司法拍卖,大多以流拍告终。

留在大佬身后的是一个烂摊子。经过多次并购、重组失败,据有关数据显示,中弘目前共有689.2亿元债务,累计逾期债务114.64亿元。

据2018年10月中弘股份与宿州国厚城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及中泰创展控股有限公司共同签署的《经营托管协议》显示,“中植系”方面对中弘股份的托管协议期限为三年,此前“中植系”方面亦称将借助宿州国厚的管理团队在不良资产管理运营及中泰创展在债务重组、金融服务方面的丰富经验,使中弘股份尽快摆脱当前的经营困境。

在托管期限已将届半,中弘股份在后半程将如何“重生”?王永红在归国投案后,案情走向又将如何?叩叩财讯也将持续关注。

2002-2017 中山市震威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