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18022118922

行业新闻

2008年至今上证指数从最低点只上涨74%,政协委员

针对我国现行金融市场在市场结构和运行实效方面存在的短板,全国政协委员、致公党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马进建言:加快实施股票注册制改革。“一般而言,在股市历史低位区域推行改革的成功率会比较高,效果会比较显著。”马进说,当前我国股市处于历史低位,正是加快实施注册制改革较为理想的时间窗口。

马进认为,当前金融市场直接融资比重过低,市场资金与实体经济的传导机制低效。我国金融体系仍以银行间接融资为主。在银行主导下的间接融资模式无法形成风险共担、收益共享的市场化融资机制,且偏好重资产、周转快的传统工业,忽视以科技、知识、数据等要素为核心的新经济产业,这已成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短板。

另一方面,以商业银行为主的间接融资模式,导致企业所筹集的资金大部分体现为债务形式,随着债务时间的延长,企业用于支持既有债务体系循环的资金占融资总额的比例会越来越高,宏观总杠杆率居高不下,去杠杆收效甚微。

马进说,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至今,我国上证指数从最低点只上涨74%,而同期我国GDP增长为182%。“尽管我国经济长期快速持续增长,但股市表现却不尽人意,未能反映经济增长的成果。”

马进建议,注册制改革应在市场稳步上升的过程中推进。“注册制改革对资本市场的直接影响就是股票供给在短期内将快速增加,市场供需关系会严重失衡。”他说,因此在加快推进注册制改革时,必须先实施增加市场需求的政策措施,使注册制改革在市场上升的过程中推进,让投资者分享到改革所带来的政策红利,形成改革推进与市场发展的良性循环。

他建议,降低交易成本,取消证券交易印花税,以减轻投资者负担,增强投资者的信心和资本市场活力,为注册制改革创造条件。他还建议,改进交易机制,实行T+0交易制度;取消当日限制交易做法;完善监管机制,公平透明披露信息;大力发展机构投资者,鼓励中长期资金入市。

“机构投资者是资本市场发展的重要支柱,我国大力发展机构投资者既是壮大资本市场的必然要求,也是金融体系优化结构的内在需要,更是注册制改革稳定推行的有力支撑。”马进说,要形成多元化、多层次、相互竞争的专业化机构投资者队伍,使得机构投资者的理性投资成为市场的主导性潮流和力量,推动我国股市从交易型市场向配置型市场转变。

2002-2017 中山市震威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