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18022118922

公司新闻

国际艺术品交易市场的“世纪招牌”:巴尔家族

1877年出生于上海的中、德混血儿阿贝尔·威廉·巴尔(Abel William Bahr),在上海、伦敦、纽约、加拿大等地度过了大半生,最终选择了美国康涅狄格州费尔菲尔德县,在此度过自己的晚年,直到1959年3月2日在那里去世。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这位威廉·巴尔和他女儿艾德娜·巴尔(Edna Bahr)所收藏的中国古董、字画,不仅被世界各地的博物馆所收藏,更是各大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常客。被他们收藏过或者经手过的艺术品、古玩都变得价值不菲。

凡在传承过程中带有A.W.Bahr这几个字母的藏品,俨然有了一种光环,等同于权威、真实、高质、高价的信誉背书,无论是拍卖行还是藏家,都乐于告诉世人:看,这是一件曾经威廉·巴尔之手从中国流失的文物!绕线机

本文梳理部分近期亮相各拍卖市场中的巴尔旧藏,从中大体可知,从弗利尔到赛克勒、安思远,威廉·巴尔家族在一个世纪中,与美国几代收藏家、鉴赏家们一直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对如今的收藏界、交易市场依然影响深远。

2019年9月13日,在佳士得纽约举办的“重要中国瓷器及工艺精品”拍卖专场中,一共有110多件高古器物,其中出现了数件巴尔旧藏。

其一便是上图所示的这件商晚期或西周早期的青黄兔形玉佩,长度为4.5厘米,这件玉器估价25000——30000万美元,最终以40000美元成交。拍卖资料显示该玉器为阿贝尔·威廉·巴尔的旧藏,此后由其女儿艾德娜·巴尔收藏,在上世纪60年代售与美国藏家阿瑟·姆·赛克勒(Arthur M. Sackler 1913—1987年)。

这位赛克勒与弗利尔等早期美国收藏家相比,晚了一代。值得一提的是,赛克勒在华盛顿弗利尔美术馆楼下,创建了一座阿瑟·姆·赛克勒画廊,这间画廊与弗利尔美术馆在同一屋檐下、一墙之隔。同样隶属于美国史密森学会,同样都以收藏中国艺术品为主要特色,其藏品主要包括中国古玉和青铜器,也是全美研究中国文化的重镇之一。1993年赛克勒去世6年后,其遗孀吉莉安(Jillian)在北京大学开设了阿瑟·姆·赛克勒艺术与考古学博物馆(Arthur M.Sackler Museum of Art and Archaeology)。

在上述9月纽约举办的这场秋拍上,还出亮相了一件春秋晚期的玉牌,这件宽5厘米的黄褐玉龙纹牌饰宽5厘米,同样也是在60年代由艾德娜·巴尔转手与阿瑟·姆·赛克勒。

另外同场亮相的以下这件长度为长7.5厘米的玉佩,为巴尔兄弟(彼得·约翰·巴尔)旧藏,估计为商晚期或西周早期的白玉褐沁鱼形佩,同样在上60年自动绕线机代被赛克勒收入囊中。

此前,2019年5月在香港苏富比的“中国艺术品——玉器部分”拍品中,也出现过威廉·巴尔的几件藏品。比如下图这件清代白玉扳指,估价为50,000—70,000港币,最终以62,500港币成交。另一件白玉题字扳指估价为40,000 — 60,000 港幣,最终以50,000港币成交。

无论怎样,这些巴尔旧藏的中国古玉都远远高出了他在1912年与弗利尔所做的那次不可思议的交易。在当时,远在伦敦的威廉·巴尔曾经以244.25美元价格,向弗利尔出售了45件中国古玉。(具体可参阅本号上篇文章:《244美元买45件中国古玉,1912年疯狂文物交易双方:巴尔与弗利尔》)

比如在2018年的佳士得香港秋拍中,一件中国战国时期的铜镜,就以175,000港币成交。据拍卖资料显示,该件嵌绿松石三活环镀银铜镜,由阿贝尔·威廉·巴尔传给其艾德娜·巴尔,后被转售给纽约的安思远,自1960年代入藏纽约佳士得。

美国人安思远(Robert·Hatfield·Ellsworth,1929—2014年)比赛克勒小了16岁,相比学医出身的赛克勒,在古董收藏界,他更是一位学者型藏家。在其就读耶鲁大学时,师从晚清书画研究专家的王方宇,“安思远”这个中文名字就是王方宇为他起的。

1960年,安思远与古董商詹姆斯·高德合伙在纽约创建安思远高德画廊,由此开始正式进入古玩交易圈,逐渐成为最具权威的国际艺术古董商。在收藏中国艺术品方面,其最著名的是碑帖和明清家具,也因此有“明朝之王”的称谓。比如在2018年11月的嘉德秋拍上,《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就被拍出1.7亿的高价,加佣金近2亿元人民币成交。

安思远为中美文化交流所做的贡献中,最引人瞩目的要算是促成了北宋拓《淳化阁帖》之四、六、七、八卷返回中国之事。2003年4月,上海博物馆最终以450万美元从其手中购入了这四卷法帖。

威廉·巴尔于1920年才在纽约开设自己的画廊,但他很快获得了这个圈子中的盛名。除玉器杂项外,威廉·巴尔也染指过大量中国字画。1938年,由奥斯瓦尔德·斯伦(Osvald Siren)撰写的威廉·巴尔中国画藏品目录出版。1946年,巴尔和他的家人从英国移居到加拿大的蒙特利尔,次年,巴尔将其所藏的大量中国字画出售给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对于巴尔所经手的字画,其精品不多,对于这点在前文已经做了分析,但一些藏品也是国际拍卖市场中的常客。此前在2016年3月16日于纽约佳士得春拍“中国绘画专场”中,有一件明朝无名作者的花鸟立轴也曾经以17500美元被拍出。

该立轴纵99厘米、宽58厘米。在佳士得官网上仅展示了其画心部分,据说其装裱题款上,显示该幅为五代画家徐熙的作品。

沈括在《梦溪笔谈》中描绘了徐熙的画技,说他“以墨笔为之,殊草草,略施丹粉而已,神气迥出,别有生动之意”,后人将其与黄荃父子相提并论,有黄家富贵和徐熙野逸之说。

拍卖资料显示,该作钤有包括项元汴、安岐等四方收藏印(其中安岐三枚、项元汴一枚)。但从画风来看,与徐熙本人的风格和时代特征相差甚远,应为明代仿作。

该幅由阿贝绕线机尔·威廉·巴尔传给其女儿艾德娜·巴尔,后被威廉·B·格鲁伯(William B. Gruber)家族收藏。

让巴尔在美国名声鹊起的大手笔,应该是1922年前后有关“方罍之王”商皿方罍青铜器的一桩交易,有关其故事,下篇文章再向大家介绍。

本文为《“我在美国贩文物”——上世纪初与弗利尔做生意的中国商人们》系列文章第十一篇,未完待续。文中部分图片、资料引用自佳士得拍卖公司官方网站、弗利尔美术馆数字平台,请勿随意转载,并用于任何商业目的。

2002-2017 中山市震威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