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18022118922

公司新闻

市值蒸发400亿,董事长黄其森被“限高”,这家

4月20日,泰禾集团发布公告称,要延期披露2019年经审计年度报告。日期从2020年4月30日延期至2020年6月15日。

推迟的原因是,负责年度审计的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因为疫情防控的原因,不能及时对公司部分项目及时展开盘点。

事隔两天之后,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向泰禾集团董事长黄其森发出限制消费令。被列入“限高”名单的原因是,其旗下公司的债务纠纷问题。

泰禾集团的流动性问题,其实并没有得到有效缓缓。换句话说,泰禾集团仍处于流动性危机的漩涡当中。

本次黄其森被限制消费,就是因为西藏信托有限公司申请执行借款合同纠纷案(主体为东莞金泽置业)。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东莞金泽置业由福建中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持股80%,而福建中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系泰禾集团控股子公司。

按照双方约定,到2019年12月31日东莞市金泽置业投资有限公司应当偿还西藏信托有限公司的债务为本金1.2亿元,自2019年6月21日至2019年12月31日期间的利息、罚息共计约1128万元。但东莞金泽置业一毛钱也没有给。

其实,泰禾集团的问题在A股并不是什么稀罕事,房企每年借旧换新的例子也比比皆是,但是在大周期下行的情况下,“活下去”才是一切的根本,这个道理很多地产公司都懂。

关于活下去,扩张中的地产公司在2018年都摁下了暂停键,其中华夏幸福收缩最为明显,仅2018年年底,华夏幸福就将手上约十个项目转让给了万科,以求平安度过冬天。

早在2018年之前,泰禾就显示了其“疯狂”的一面,并购、加杠杆都是家常便饭,其在2013年,它就耗费了800亿在北京、上海、福建拿地,且不少项目直接就是“地王”。据悉,泰禾当年在北京10块地能拿下7块,人们送他外号“激进小王子”。

一面是疯狂的拿地,另外一方面是不断吃紧的资金流。2011年至2017年,泰禾的经营性现金流几乎每年都是负值。

董事长黄其森当场放下豪言,2018年集团销售目标要过2000亿。不幸的是这一目标并没有实现,而负债却实现了。

据统计,到2018年底,泰禾负债合计达到了2112.47亿元,资产负债率86.88%。其中,它的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574.28亿元,而货币资金仅有148.95亿元。

2019年以来,泰禾集团开始降杠杆化解债务,到2019年底,泰禾已经向世茂地产出售了9个项目,累计筹集资金约92.46亿元。

这一系列做法让泰禾的债务危机有所缓解,根据公司发布的2019年三季报显示,公司营收为211.9亿元,同比增长8.22%;净利21.21亿元,同比增长46.85%。不仅如此,泰禾的有息负债也降至1028.33亿。

但令人不解的是,从2018年1月20日以来,泰禾集团的股价一路走低,从最高点算起,泰禾的市值已经蒸发超过了400亿元,且近期股价还创出了新低,如今市值只剩下的115.98亿元。

据悉,泰禾是TOP50房企中是唯一一家延期披露的房企,而董事长黄其森也是年内第6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2002-2017 中山市震威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