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18022118922

公司新闻

《何谓文化》:在娱乐至死的时代,文化需要被

若想吃透文化,必先溯其本源,要寻找那传今的文化,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追溯到从前,看那些前人在文字中寄托的文化。秋雨先生在这里将几篇颇具古典文化代表性的古文通过自己的手笔译成当代散文,这种翻译不是生涩地解释意思生拉硬扯,而是构建古今之桥梁,更像凿通隧道,一条贯穿古今文斯诗情哲理的隧道。一共四篇今译,分别可以看到佛陀、庄子、屈原、苏轼是如何看待文化与精神天地的,他们不是在诠释文化,而是创造文化,而创造者的看法,总是解读中最重要的一环。

《心经》代表的是文化中的看淡放空,追求精神世界的圆满,讲求四大皆空以得到大智慧,得到真正的解脱。因为看到的一切无常都是空虚,自然也不会有痛苦与灾厄,这是佛教文化中所有人所追求的境界。

而《离骚》之汨罗江边,见证文化的不屈鲜艳,身处于混沌不堪的世界,却谨守文化的道统不辱姓氏绝不同流合污。我看过很多离骚的译本,却始终感觉在读的时候却少了一点原文的魂气,不是说翻译的水平问题,只是屈原寄托在文字里的文化正气实在难以翻译。虽然越来越多人不认可屈原,认为他有精神洁癖或者高傲自洁,但屈原身上代表的确实是最正派的文化脉络,一心想正无畏谗言,纵然风烈雨蚀邪乱纵横,也总能从他的一抹文字里听见文化之魂深陷风霜雨雪的感动。他代表的是文化脉络的不屈与坚守,心魂所至处皆是光明。

我个人在诸子百家中偏爱庄周,没有之一,特别是他手下的《逍遥游》,这应该是早期文化史上最浪漫大气的作品了。我认为庄子的思想很难用一两句概括,他背后的文化内涵好像空空如也,但让人感觉那就是天空,就是道之所在。他并非一味宣扬绝对自由,虽然庄子留给我们的背影潇洒自在无牵无挂,但这却只是庄子对“用”的绝对理解与体现。我向往庄子背后那片任性徜徉的艺术世界,它仿佛宣告世人文化不仅仅是一脸严肃的庄重,它也拥有一副犹豫浪漫的模样。读庄子的手笔,似乘鲲鹏怒而飞,战火纷飞的时代也弥漫不住文化灵魂的高歌,它代表的是文化的大气磅礴与“用”到极致的自由浪漫。

至于《赤壁赋》,我总觉得它与《逍遥游》有一丝共鸣,苏东坡对天地之境的豁达似乎与庄周有一丝相通。一片夜,繁星挂临盛世,与子同游,鱼跃清风,凡夫俗子之身却超然大家之心。当年战火处,今夜月明时,如此绝美的画卷,将文化神秘的美展现得淋漓尽致,这时的文化更像是一个绝色的女子半掩轻纱,美丽到不可方物却又神秘不可触碰。最妙的地方莫过于结尾,在《前赤壁赋》中,勾勒如此美的夜景,众人皆睡去,静静等一抹光在一瞬间撕裂黑暗破晓,实在妙极。而《后赤壁赋》的结尾更令人回味无穷,梦醒后开门望去,原来什么都没有,原来一切就在这里,好像文化,好像看不到他的身影,但他无处不在。

文化,它是多元百变的,可以是缓慢流光里穿着一袭青衫的严肃的先生,可以是遨游天地自由自在的一条大鲲,如果不只谈中国文化,它还可以是街头肆意的嘻哈涂鸦。

但无论怎样,文化都是值得尊敬,需要被思考的。它自风雨里诞生,被无数的学者理论反复定义,被生命的伟大反复剖析,走过大地留下痕迹,传世古典为后人诵读。然而浮沉在浮躁急切的时代里也难免听见它的叹息,我们需要思考文化,不仅仅为了文化,更是为了我们自己,这不是闲人的消遣,而是提高自身境界的天路。

2002-2017 中山市震威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