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18022118922

公司新闻

超生夫妇被强制征缴30万社会抚养费惹争议:合法

该夫妇家住广州市番禺区,因为生育了三胎,被番禺区卫健委征收社会抚养费合计近32万元,夫妻二人银行账户被冻结,法院已启动强制执行程序。

这是一个七口之家,全家生活来源都凭丈夫一人工资维持,老人身患癌症,第二个小孩也因无力缴纳学费而上不了幼儿园,全家生活面陷入困顿之中。

面对质疑,番禺区卫健委也做出了回应:计生部门在该案中的征收程序“没有问题”,当事人收到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后,如果不服,可以申请复议或者到法院起诉,但是该征收决定书送达后,过60天的复议期和6个月的起诉期,当事人仍未缴纳,计生部门才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官方还表示,如果被征收对象确实存在困难,可以按照《广东省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申请分期缴纳,分期缴纳“首付”不低于征收总额的30%,分期缴纳期限不超过3年。他表示,强制执行也会考虑被征收对象的实际困难。

根据我们现行的法律法规,超过二胎就要缴纳社会抚养费,所以从法律角度来看,该家庭被征收社会抚养费符合法律规定,而且这个32万的金额也是符合当地的征收的标准。政府依法办事,似乎也不无妥当。

在当前人口老龄化日趋严重的复杂情况下,人们的生育观念正在改变,很多家庭表示生不起,也不敢生。育龄夫妇的生育意愿呈逐年下降趋势, 2015年全面放开二胎以来,一般人想象的将导致新生儿大量增长情形并没有出现,在未来恐将引起大的人口危机。

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出生人口将比2018年减少58万人。这是2015年全面放开二胎政策以来的连续三年下降。 2010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80后、90后和00后的数量分别为2.19亿,1.88亿和1.47亿。” 65岁及以上人口占12.6%,总人口超过14亿。

对于中国现在来说,随着新生儿不断的减少,已经让老龄化不断加剧,人口红利逐渐消失,很多地方青壮年劳动力外流后,更是只剩下老龄人口,丧失了社会经济发展活力。

所以结合国情,是时候对人口生育政策作出调整了,来自广东的全国人大代表黄细花就多次在提案中呼吁放开生育限制。

我们再回到本案中,显然目前法律稍滞后于社会现实,所以对执法者来说,能否从实际出发,多一些人性化处理,多一些关怀和温情,考验着执法者的本心和智慧。

有网友尖锐地指出: 这32万“社会抚养费”已经让这家无力再抚养孩子了,但“社会”抚养了他们吗,要不“社会”先帮那小孩把幼儿园学费交了?

社会抚养费究竟抚养了谁?恐怕不好说吧。从征收和使用的途径来看,社会抚养费既不是行政性收费又不属于行政罚款,几十年来一直在地方财政预决算列表外运作,花到了哪里,也是笔糊涂账。

有网友大胆猜测,在个别地方,社会抚养费只是养了那些征收抚养费的人。都被计生系统解决福利待遇了。

所以,要想继续征收社会抚养费,就必须解释清楚,“社会”究竟如何抚养了一个中国孩子?支出了多少成本?“社会”有无抚养中国孩子的责任?如果有的话,那么即使“超生”,“社会”是不是也得抚养?向孩子家庭征收社会抚养费,是否会降低他们的养育质量?如果一对夫妻或一个人不生孩子或只生一个孩子,“社会”是否也应该把他们节省下的抚养费发还给这些人?或者,他们将“社会抚养”的名额指标转让给多子家庭?

事实上,你罚款就罚款,何必顶着“社会抚养”之名,这对“社会”和“抚养”来说,都不太好吧。

在个别地方,基于行政惯性和牟利冲动,社会抚养费一直难以废除。 现在是时候好好反思一下了。

近日同样被人热议的广西90后小夫妻生育9胎事件,当地政府的做法就获得了众人的赞扬,该家庭不但没受到罚款,每个家庭成员都享受了当地最高等级的低保待遇。广东当地部门是否也借鉴一下。

我们希望,基于人口老龄化日益严重的背景下,对于向该家庭强硬征缴社会抚养费一事,当地政府需要慎重。因为,关系民生的事情应该是天底下的头等大事,它考验着当政治者的初心和智慧。

2002-2017 中山市震威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